25th Dec 风景依稀似旧年

最近的生活似乎没什么值得记录的,一些似乎都挺平淡的,饭还照吃,觉还一样睡,生意还照常做,平淡到发疯,也就只有周末偶尔的出游让人有点儿心驰神往。 说起圣诞节,总是对我来说有那么些特殊的意义。 2013年圣诞节,那时大家都还在用人人,通过tim…

20th Dec 好久没写博客了

既然无法长大,那就不要学着别人去挣扎。 无法长大。 当最终这首新歌的前奏响起时,我才突然意识到这场演唱会将要结束了。 真实的歌词,和一种说不出的深邃的感情,和舞台上那个挣扎着嘶吼的三十岁男人。 成都。 一度被我遗忘的一首歌成为了全场High…

11th Dec 离开家乡

“工作人员请注意,由韩城开往北京的K610已经开始进站了,列车进入2站台,工作人员请接车。”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每次返校的车次就固定成了这趟晚上十点半从太原站出发的列车,而与之相伴的,就是爸爸总也停不下来的催促,和妈妈使劲往我的行李箱里塞零…

25th Nov 所谓寂寞

最近知乎上有一个问题很火,说什么是寂寞? 有一个高赞答案这样写道—— 我住的楼层一共二十八层,每层楼梯十三阶,顶层十二阶。 第五层拐角处有张蜘蛛网,我见过那只蜘蛛五次。 我住在第十层,邻居是一对四川或者重庆的小夫妻,四川话听着巴适的很。他们…

connect Fail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