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不在的故乡,梅花落满南山。北方以北,初雪柔软了时光,灯光温暖了西墙;南方以南,麦色的笑容慢慢地苍老,一人形影安好。现实的蝇营狗苟,心中的星辰大海,路过的前半生,都不过是一场大病。床头那本小说的结尾,涂满的是拙劣的笔迹,不悲不喜。在不断变换的输入法之间,却始终写不下落局的字。如今尚好,没有来日方长。”

据说,那些年北方的冬天啊,寒风凛冽,若有半斤地瓜烧,喝进肚子里,可谓越喝越暖;与之相对的茶,却是越喝越寒。 人啊,时而像酒,时而若茶。深情时,就如同叶落归根,倦鸟归巢,无论怎样的陈年老酒,都能一饮而尽;茶便是没这般幸运,品来品去,纵使留得茶香,也很难将其饮尽,只因彼时,再浓的茶,也注定变凉,但可惜,再凉的茶,也凉不过人心。

确实,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就如这般,再加上距离的放大,变得无限遥远。留了三年的长发可能五分钟就能剪完,学了十年的知识也许一场考试过后就会忘光,当初肝肠寸断彻夜难眠的人,想必一觉醒来就再也心动不起来了。罢了,大家都只是普通人,渴了喝水,困了睡,累了,也许就会放手吧。

哥们儿说人吧,大抵都是这样成长的。确实,识一人的内心和人品,总要假以时日,先不论结局成功与否,我们都需要经历这样一段段的历程。我们的人生轨迹总会跟什么人相交,再远离,随着时光的推进,生命里的人都会一点点远离,在这期间,我们不停地试图了解生命中出现的甲乙丙丁,然后做出一些或对或错的决定。然而人生留给我们试错的机会却并不多,这也许就是生命的有趣之处吧。

就这样吧,孤独别醒来,就像这个图书馆刷夜的晚上,肆无忌惮的风儿吹来,都不觉得冷了。

有人说春天来了,像青春一样不可阻挡。

可谁知道呢,谁知道那些童年夏天的夜晚还回不回得来,亦或是时光辗转却总也抹不去的打马而过的草原。

写在成为一个很厉害的人的道路上,共勉!

要怎样努力,才能成为很厉害的人?

在成为最厉害最厉害最厉害的道路上。

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