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类:随笔日记

随便说说

“你不在的故乡,梅花落满南山。北方以北,初雪柔软了时光,灯光温暖了西墙;南方以南,麦色的笑容慢慢地苍老,一人形影安好。现实的蝇营狗苟,心中的星辰大海,路过的前半生,都不过是一场大病。床头那本小说的结尾,涂满的是拙劣的笔迹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