恍惚间,离上一次写博客都过去一星期了,这一星期的一大部分时间是过年,走亲访友占去了大半时间,其他的话在家比较颓废,事情没做太多,现在坐在外国语的一间教室里写下这篇博客。

还是按部就班的过年,不让放炮的太原缺少了些许年味,也让这个闲不住的我多了一丝落寞,没怎么看的春晚,停不下的手机消息,似乎都成为了近些年除夕的定格。大人们都一天天变老了,兄弟姐妹也渐渐长大了,让人不得不感慨时光的流逝,记得爸爸以前有一个很旧的笔记本扉页上写着一句话,“年年岁岁花相似,岁岁年年人不同”,大概就是这样吧。

过年,大概就是这样一种存在。记得以前看到电视上关于“回家”的镜头都挺感动的,还常常伴有热泪溢满眼眶,自己总是努力控制着不让它们流出来。后来当自己也加入了离乡大军,突然更能理解着这种感动了。漂泊在外,可最温暖的,还是家乡的千万盏灯火中为你而亮的那一盏。 难怪有一句话说,再美的风景也比不上回家的那段路。

接着就是初四下午说走就走的南同蒲线运转,先去霍州找了堃哥,第二天一同侯马立折,然后回到太原,贴一些照片。

收得沿途各站售+介休0元!

在成为一个很厉害的人的道路上。

共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