纷纷扬扬地,
太原飘起了第一场雪。
来得有些晚了吧,
甚至,有些突然。
我昂着头任性地走在雪中,
任凭她们盖满我的头发,
划过我的脸颊,
落在我的心上…
我第一次认真地感受着——
除了叨叨念念细碎的忧伤,
还有那些匆匆流逝一去不返的旧时光。

的确冬风凛冽,
正如春光苦短夏日暑长,
面对那些荆棘和艰难我们无处躲藏。
月亮的残缺并没有影响到它的皎洁,
人生的遗憾也不该遮掩住它的美丽。
即使失去了帆,
我们也不应该向暴风雨低头,
因为我们还有桨,
就依旧可以到达彼岸。

是啊,
温暖的诗怎么会天天都有,
煮熟的酒也总斟不满理想的酒盅。
于是我灭灯千盏,
凭栏远望——
青春正盛,
韶光刚好,
我们不是今朝有酒今朝醉,
却有着失败了也不曾后悔的坦荡。

雪,
大概停了吧,
太阳,
刚刚探出头。

后记:作于前年寒假报考上交失利后。当时也迷茫过,也怀疑过,即使现在没法儿评判当时继续保送考北理是不是一个最好的选择,但还是很庆幸自己提前准备好了北理的材料,最后如愿以偿,算是个不太坏的决定吧。特别应景的是明天就又要回到学校给学弟学妹们做宣讲了,一年又一年,三年一轮回,还挺有感触的。突然又想起兄弟我很稳写过的一句话,“贪图十个月的安逸,委屈了自己的梦想”,不过现在依然能够充满热爱地向着自己的目标前进,虽然辛苦些,但还是值得的。希望自己就像诗里说的那样,“即使失去了帆,也不应该向暴风雨低头,因为我还有桨,就依旧可以到达彼岸。”
共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