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写博客的频率小了许多,大概是都写到后花园了吧。摊手,不过话说最近思考生活确实少了一些。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刷到了零星放出来的票,然后顺利改签到了一个相同的座位,十分理想,以及能与地主一起体验回家的感觉也十分美好。

两月不见,家乡又变了很多,家门口又新开了几家店,人来人往,操着一口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腔调;麻辣拌、老豆腐还是老味道,妈妈做的家常菜总是很合胃口;修地铁的施工队进行得如火如荼,漪汾桥的桥拱也被重新粉刷;相约去学校却在路上便被王老师叫住,然后去德克士聊了好一会儿天。喔,还有遍布大街小巷的共享单车(虽然并不是特别多)。

面这个东西,是最能暴露身份的。你是哪里人,你小时候吃的哪里的面很重要,几乎决定了你一生的口味。纵使你将来接受了异乡的菜式、异乡的甜品、异乡的水和茶,但是面不会骗人。

在成为一个很厉害的人的道路上。

以及思念地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