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【纪念高老师】一日为师,终生为父》
过去快半个月了,才受挚友提醒,该为高老师写一点什么了。 思绪倒回半个月前的一个凌晨,睡前刷朋友圈时,突然注意到一张和高老师的合影和一段长长的动态。起初我还没在意,下意识扫过去,以为只是同学假期里回校探望老师,就像往常那样。可当我再次仔细重头阅读,揉揉惺忪的睡眼,却始终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。直到后来看到学校官方的讣告,我才惊觉想起前几日疫情通报上写着的“疑似病例:太原市外国语学校离退休人员”(虽然并不是真正的新型肺炎),可谁曾想,这个人就是我们可亲可敬的高老师啊。 虽然曾经大家都亲切地称呼高老师为高爷爷,但是我并没觉得高老师有多么年长。印象中,他冬天总是穿一件学校男老师人手一件的红色冲锋衣,虽然身材瘦弱,但腰板总是挺得很直,给人一种很精神的感觉。 作为一名理科生,我曾经没少在语文课/晚自习上睡觉或是写其他课的作业,不过高老师似乎从来不在意这些,总是笑眯眯地讲着课,从施耐庵谈到沈从文,从《过秦论》讲到《梦游天姥吟留别》。其实我很想告诉亲口告诉他,王勃的《滕王阁序》是我最喜欢的古文,我那几节课听得最认真了。直到现在,我依然可以脱口而出很多曾经学过的很多篇古文片段,这大概也有高老师的一份功劳吧。 最后一次见到高老师,是某年回学校探望时,在走廊尽头的年级组看到的他。其实我当时不是专门去看高老师的,他正在一旁的桌子看着文件,但我却怎么也记不清那次跟高老师说了几句话,或者具体什么情形了,只能依稀回忆起在烟味弥漫的办公室里他那模糊的挺拔的身影,也未曾想到,那竟然是最后一次见到他了。 后来我才知道,原来高老师在教我们的时候已经是过了退休的年龄,后来又被返聘回来,直到去年1月才正式退休。不然,他其实早就应该享受退休生活,安度晚年,度过那些平凡悠闲的日子,而不是早出晚归地——时而早晨7点就来到操场和大家一起跑操,时而晚上呆在晚自习上9点才离开学校。 > 这是最平凡的一天啊 > 你也想念吗 > 不追不赶慢慢走回家 > 就这样虚度着年华 没牵挂 > 只有晚风轻拂着脸颊 > 日落之前斜阳融在小河里 > > [*《平凡的一天》毛不易*](https://music.163.com/#/song?id=569214247) 在*《*[*2018毕业典礼-教师祝福篇*](https://v.qq.com/x/page/c0699rgx40t.html)*》*中,高老师说“愿你们,永远幸福,毕业快乐”,还像个老男孩一样竖起来两根大拇指,依旧是标志性的笑容,和那熟悉的,仿佛从丹田深处涌出的声音。 当然了,我们也希望您永远幸福啊。 > 这时我又想起了您带过我们的课,有的同学印象最深的是那句“噫吁嚱,危乎高哉!”,有的同学则是戴望舒的《雨巷》。 > > 其实我常常会想起这些课文,想起那句“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,使我不得开心颜”,想起那句“安得广厦千万间,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”。 > > 感谢您,让我领略了那么多豪情与壮志。高中毕业以来,有人说我像牛一样犟,有人说我不听劝,但我身上那些对于理想主义的追求多少是来自于您。 > > 我唯有保持正直,我唯有像您那般理想主义。从这个角度来讲,您不止是教给了我们如何面对答卷,还教给了我们如何去生活。 > > [*《高老师一路走好》*](https://www.weibo.com/ttarticle/p/show?id=2309404476359954006630)JohnDurden